极大地方便了长江上游地区货物出港的速度

2020-01-24 22:34

“宜宾港不仅仅是四川的港口,还是川、滇、黔三省的重要水上航运枢纽。”徐进说,但目前还存在困扰,长江上游地区交通网络恰如堵塞的“毛细血管”,面临“通而不畅”的格局,宜宾港随着辐射能力的增强,本身也需要升级,长江上游地区航运的“任督二脉”仍需进一步打通。

打通上游地区交通网络,疏通“毛细血管”,对西部开发、推动长江经济带深入发展的意义不言而喻。长江源头区域多为少数民族聚居区,也是乌蒙山连片贫困地区。宜宾港能覆盖川南、攀西、凉山彝族自治州以及云南昭通、贵州毕节等广大区域,可惠及数千万人口,有效推动区域扶贫工作。以凉山州为例,当地资源富集,不仅有矿产,还有众多优势特色农产品,林果业十分发达,但当地很多群众多年来还一直处于贫穷状态,“交通不畅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,无法通过便捷的交通将当地资源快速地变成钱,只有成昆铁路,物流成本还高。”

宜宾港自古以来就是交通枢纽。“搬不完的昭通(云南)、填不满的叙府(宜宾古称)”,指云南货物通过在昭通中转,再通过宜宾港源源不断地运向全国各地,甚至走向世界。如今宜宾周边地区正通过该港口把货物运输至全球各地。资阳南车集团的超大火车机车通过宜宾港直接运输到巴基斯坦。四川乐山、自贡、内江、成都的货物,包括云南的货物,航运都走宜宾港,发展势头非常好。“货物走其他港口,航运的成本是每吨每公里1毛钱,走宜宾港是每吨每公里5分钱。”因为宜宾港是与上海港联合投资的港口,在管理、业务、信息实行了一体化。

据介绍,宜宾正在依托港口发展临港经济。徐进说,如果东电、二重、东锅、南车集团等生产大型设备的企业的总装车间在宜宾,货物可以直接上船,顺江出海。

位于长江上游的宜宾港是上游最大的综合港,正成为以内外贸集装箱运输为主的现代化内河枢纽港,该港通过与上海港的合作,极大地方便了长江上游地区货物出港的速度,为促进长江上游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奠定了一定基础。两会期间,全国人大代表、四川宜宾市市长徐进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,长江上游地区尤其是四川攀西地区、云南、贵州等大量货物进入港口面临交通不畅的局面,急需打通“任督二脉”,才能全面深入推进长江经济带建设。

徐进呼吁,为打通长江上游源头区域的交通网络,把资源“沉睡”地区与长江港口形成“直通道”,他建议加快修建宜宾至西昌铁路,同时建议在宜宾设立一类水运口岸。

徐进认为,宜宾至西昌的铁路建设应加快规划建设。该路线是连接成昆和内昆两大干线铁路的横向通道,建设宜宾至西昌铁路具有三大重要意义:一是该铁路东西向贯通连接成昆铁路、内昆铁路、成贵铁路,有利于进一步完善西南地区铁路路网。二是该铁路是攀西资源富集区连接川南经济区、进入长江经济带最重要、最便捷的战略大通道。三是该铁路为促进乌蒙山连片扶贫地区、少数民族聚集地区的脱贫致富和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。

云南部分货运通过水富港口,但受制于水位及港口,大量货物也需要通过宜宾港外运。徐进说,长江航道整治对长江经济带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“我们现在还做了一个事,与武汉长江航道局进行航道整治,把三级航道提升为二级航道。把3000吨的通航能力提升到5000吨至8000吨。”

徐进说,随着外贸业务的发展,宜宾市 2008年设立的二类水运口岸的局限性逐渐显现出来,主要表现在二类口岸不能办理外轮代理资质,国外海船公司无法在宜宾港设立集装箱还箱点,导致进口集装箱货物无法直达宜宾港,出口货物需在其他设有一类口岸的港口调箱,大大增加了物流成本。“为此,建议国家同意在宜宾港设立一类水运口岸。”

攀西地区地处长江上游,但并未能够通过长江航运,把产品直接外送出去。贵州、云南等大量货物的航运也面临无法直接入港的问题。徐进说,宜宾有铁路,但铁路到港口有18公里,这一节也制约了货运。如果两年时间建好,那么贵州的煤走宜宾港口,这里就更加繁荣了,能实现与贵州联通。

徐进说,宜宾港是长江上游最大的综合港、四川第一大港,是长江上游唯一兼备集装箱、重件、散货、滚装等功能的以内外贸集装箱运输为主的现代化内河枢纽港。